您的位置: 蕭山網 >  新聞中心 >  綜合新聞 >  杭州 > 

                                            教育部部長提出“增加教育懲戒權” 懲戒的度在哪里?

                                            [ 杭州 ]    
                                            2021
                                            10-23
                                            11:38

                                            你小時候有過被老師罰抄課文、罰站的經歷嗎?這兩天,教師的“教育懲戒權”話題,重新引起了關注。

                                            10月21日,在第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三十一次會議上,教育部部長懷進鵬向全國人大常委會報告教師隊伍建設和教師法實施情況,其中提道:《教師法》修訂將突出師德師風第一標準,明確教師權利義務,增加教師教育教學自主權、教育懲戒權和對創新內容的知識產權等。

                                            在記者的印象里,“教育懲戒權”這個話題已經討論了很多年。在老一輩人的傳統觀念中,老師訓誡學生就像父母教訓調皮的孩子一樣,是天經地義的事情。隨著時代的發展和觀念的變化,越來越多的人開始討論:老師能否懲戒學生?懲戒的度在哪里?

                                            “教育懲戒權”這個話題,一直備受家長、老師的關注。而最近教育部部長提出“增加教育懲戒權”,又有怎樣的意味?

                                            教育懲戒話題由來已久 新規今年3月已正式施行

                                            事實上,關于教師的管教權和學校對學生的管理處分權,我國多部法律法規中均有相應規定——

                                            2009年8月,教育部印發《中小學班主任工作規定》,其中明確,班主任在日常教育教學管理中,有采取適當方式對學生進行批評教育的權利。

                                            《中華人民共和國教育法》規定,教師享有“指導學生的學習和發展,評定學生的品行和學業成績”的權利;負有“制止有害于學生的行為或者其他侵犯學生合法權益的行為,批評和抵制有害于學生健康成長的現象”的義務?!督逃ā愤€規定,學校有“對受教育者進行學籍管理,實施獎勵或處分”的權利。

                                            2020年12月,教育部頒布《中小學教育懲戒規則(試行)》,首次對教育懲戒的概念進行了定義,將教育懲戒納入法治軌道。從今年3月1日,這項《規則》正式施行,這是第一次以部門規章的形式對教育懲戒作出規定。

                                            《規則》明確了實施教育懲戒的范圍:學生有下列情形之一,學校及其教師應當予以制止并進行批評教育,確有必要的,可以實施教育懲戒:

                                            (一)故意不完成教學任務要求或者不服從教育、管理的;

                                            (二)擾亂課堂秩序、學校教育教學秩序的;

                                            (三)吸煙、飲酒,或者言行失范違反學生守則的;

                                            (四)實施有害自己或者他人身心健康的危險行為的;

                                            (五)打罵同學、老師,欺凌同學或者侵害他人合法權益的;

                                            (六)其他違反校規校紀的行為。


                                            教師在課堂教學、日常管理中,對違規違紀情節較為輕微的學生,可以當場實施以下教育懲戒:

                                            (一)點名批評;

                                            (二)責令賠禮道歉、做口頭或者書面檢討;

                                            (三)適當增加額外的教學或者班級公益服務任務;

                                            (四)一節課堂教學時間內的教室內站立;

                                            (五)課后教導;

                                            (六)學校校規校紀或者班規、班級公約規定的其他適當措施。

                                            教師對學生實施這些懲戒措施后,可以以適當方式告知學生家長。


                                            把戒尺還給老師讓教育贏得應有尊嚴

                                            網上有一種聲音:把戒尺還給“老師”:合理懲戒,才能讓教育贏得應有尊嚴。也有人說,沒有愛的教育是蒼白的,沒有懲戒的教育是不完整的。沒有懲戒的教育,是不尊重教育規律、顧此失彼的行為?!敖涑吣玫梅€,腰桿挺得直”,是時候把“合理懲戒權”還給老師了。一位當了十幾年班主任的小學老師對此很贊同:“增加教師的教育懲戒權,我覺得是很有必要的。十幾年來,我遇到過一些有個性、自我的學生,作業不做、違反紀律,甚至敢當面頂撞老師?,F在的孩子是三個家庭六個大人的寶貝,打不得、罵不得,有時候確實很無奈,也確實需要采取一些方法來對孩子進行懲戒,讓孩子意識到錯誤?!庇幸豁椺槍?50名教師的問卷調查發現,教育懲戒權納入法律并未消除中小學教師對行使懲戒權的顧慮,其中,害怕引起家校糾紛是教師最大的顧慮。因此,家庭作為學生學習與發展的重要教育力量,如何引導家長支持學校和教師行使教育懲戒權是學校應該考慮的重要方面。安吉路教育集團新天地實驗學校副校長吳海燕,曾在教育部新規出臺后組織老師們一起討論,對于教育部提出“增加教育懲戒權”,吳校長認為:“這對于教育者來說是一件好事,出發點是好的,但其中也有不少的學問需要去琢磨,一旦這個度把握不好,很容易引起家校矛盾?!奔矣屑乙?,學校也有學校的規章制度。在日常的教學工作中,再溫柔的老師也難免會有火氣上來的時候,怎么樣用好懲戒的度和邊界,是對老師教學智慧的考驗。吳校長舉了一個例子:上課時有調皮的學生搗亂課堂紀律,十幾年前老師的做法可能是罰學生去教室外面站著吹風,但現在80、90后的老師則有更溫和的方式:讓孩子站起來冷靜一分鐘?!斑@一分鐘里孩子會有心理斗爭,覺得有點丟面子了,再坐下時就能夠安靜下來了。其實懲罰并不是目的,通過小小的懲戒達到教育和引導,才是最重要的?!?/p>


                                            作為“被管教”的對象 孩子們有自己的想法

                                            怎樣的懲戒方式是能夠被接受的呢?這個問題還是要問問學生自己。昨天傍晚,記者來到一所公辦初中,找了幾名七年級的學生坐下來好好聊了聊。

                                            “你們有被老師訓過的經歷嗎?”這個問題一拋出,幾個孩子都心照不宣地抿嘴笑了一下,紛紛舉起了手。

                                            一個男生說:“我記憶最深的一次,是小學一年級的時候,因為有幾道題目反復修改反復做錯,被語文老師用戒尺打了手心,不過打得不重,不怎么疼?!被丶液?,爸爸知道了這件事,說:“老師應該打你?!蹦猩鷵狭藫项^,接著說,“老師在打我手心的時候,我腦子里馬上閃過兩個想法,一是以后要守紀律,二是做作業要更認真。后來整個小學階段,我都沒有再挨過訓誡?!?/p>

                                            另一個女生說:“我家里也有一把戒尺,是四年級時一家人去曲阜旅游時在孔廟買的,不過這把戒尺基本沒有用過,我爸爸說成績退步了不會打我,但是態度不好或者犯了原則性錯誤時,會懲罰我。其實老師和家長的批評,也會促進我反省自己的過錯,我覺得是需要的?!?/p>

                                            幾個學生都說,有一些平時調皮搗蛋、不尊重師長的學生,需要老師進行適度懲罰,比如語言上的勸誡、批評,適當罰站等,這些都是可以接受的,但如果過于嚴厲,效果并不會太好?!拔覀冞€是小學生的時候,可能會怕老師,但是到了初中,這些簡單粗暴的方法并不會起太大的作用,溝通才是最重要的?!?/p>

                                            “我覺得不要刻意規定老師該怎樣懲戒學生,因為每個人都是不同的,懲罰要有彈性,而不是冷冰冰的白紙黑字定下一些規矩?!币晃粚W生說。

                                            一個女生分享了小學六年級時數學老師的一個做法,大家都紛紛點頭表示贊同?!傲昙壠谥锌荚嚂r我們班的數學成績考得不理想,但老師并沒有罵我們,也沒有訓斥一句,而是首先反省自己,說很多知識點沒有幫大家復習到。之后又用了很多節課講評分析試卷,還鼓勵我們不要喪失對數學的興趣。我一開始是不喜歡數學的,那件事之后我們反而覺得有些愧對數學老師,后來學起數學來也格外認真了?!?/p>


                                            教育“熊孩子”

                                            要有溫度地進行懲戒

                                            記者也問了身邊的幾位家長。一位二年級男生的媽媽說:“老師嚴一點挺好的,小學階段就是要給孩子立好規矩,讓他知道在班集體中與同學、老師相處是需要遵守規矩的,孩子也是在一次次的批評和懲戒中,慢慢成長起來的?!?/p>

                                            另一位小學高年級孩子的家長說:“每個孩子情況不一樣,有些孩子內向、臉皮薄,可能老師一個嚴厲的眼神就會情緒低落好幾天;有些孩子大大咧咧,怎么打罵都好像無所謂一樣。所以家長和老師之間要產生相互的信任,多多溝通形成合力,用適當的方式進行懲戒?!?/p>

                                            有教育專家說,如何將懲戒的力量變成教育的有力組成部分,如何把握教育懲戒的標準,讓教育懲戒既有尺度,又不失溫度,還能體現出效度,值得每一位教育工作者思考。

                                            吳海燕副校長曾給老師們講過一個小故事:太陽和風看到有行人裹著衣服在路上走,就打賭,看誰能讓他把衣服脫下來。風呼呼地一直吹,試圖把行人的衣服吹走,但越吹行人把衣服裹得越緊。而太陽只是和煦地照著,行人感覺非常溫暖,自然就將衣服脫了下來。

                                            “教育懲戒最后的目標,是讓學生敞開心扉接受你?,F在的孩子很聰明,他們能夠感覺到你是對我惡意的還是善意的,所以,不如用太陽的方法,喚醒孩子心底的內驅力?!?/p>


                                            來源:都市快報  

                                            作者:記者 林佳琦  

                                            編輯:蔡少鳴
                                            相關新聞
                                            推薦閱讀
                                            日韩AV无码中文无码电影